柚木實木傢俱

關於部落格
住宅裝潢
  • 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上下同心倒逼體育行政管理體制改革

  新華社北京12月24日電(記者 王鏡宇 周欣 王浩明)即將過去的2014年對中國體育而言,是不同尋常的一年。與中國軍團在仁川亞運會上掀起的奪金狂潮相比,男足、男籃等集體球類項目的潰退給人的印象更加深刻。在“上下夾攻”之中,曾經戰無不勝的“金牌戰略”搖搖欲墜,體育行政管理體制改革走到“十字路口”。   三掌連擊   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推動大眾健身,這是今年9月2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的議題之一。會議對體育工作提出了十分具體的要求,包括取消商業性和群眾性體育賽事審批,放寬賽事轉播權限制,推進職業體育改革,鼓勵發展職業聯盟等內容,重點是“簡政放權、放管結合”。   一個多月後,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強調加快政府職能轉變,主要任務之一是創新體制機制,推行政社分開、政企分開、管辦分離。   11月初,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向國家體育總局反饋巡視情況。在巡視組指出的問題中,包括“賽事審批和運動員裁判員選拔選派不規範、不公開、不透明;比賽違背公平原則、弄虛作假,破壞賽風賽紀現象比較嚴重;賽事開發經營混亂,缺少必要的規範和監督;總局直屬單位行政、事業、社團、企業四位一體,權力高度集中;幹部兼職普遍,利益關係複雜。總局黨組和紀檢組兩個責任落實不到位,監管問責力度不夠大,違紀違法問題反映突出”等。   而巡視組提出的建議之一是,“按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和國務院的部署,解放思想,下大決心,推進體育管理體制改革取得新的突破,認真解決行政、事業、社團、企業不分問題,實現政事、政社、政企分離,管辦分離,規範幹部在協會、企業大量兼職等問題。”   在知名體育社會學家盧元鎮看來,這有如“中央在體育總局背上連擊三掌”。他在自己的微博上說:“先是國務院常務會議確認了職業化的地位,搞得一些人手忙腳亂。繼而發展體育產業的意見將體育產業、全民健身和足球提到國家高度來解決。緊接著中央巡視組反饋直擊體育總局改革軟肋。兩手在前牽拉,一掌在後拍打,看你動還是不動。”   長期關註體育改革的盧元鎮說,“是繼續軟磨硬泡,外柔內剛,打太極拳,熬到把爛攤子留給下一屆,還是繼續以奧運金牌為人質,綁架體育改革?人們在等待中國改革開放大軍的落伍者早日歸隊,那群集行政、事業、社團、企業於一體的‘四不像’總該還原真身了吧?”   國家體育總局於11月20日發佈《關於對國務院政策措施落實中存在問題的整改方案》,涵蓋了4個方面的內容,對“進一步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提出較為具體的措施,同時涉及加強部門協調、落實工作機制、改變工作作風等,但沒有對各界普遍關心的下屬事業單位、企業和社團改革問題作出回應。   思路的改變絕非朝夕之事。北京體育大學教授黃亞玲說,體育界許多人有這樣的認識:競技體育做得這麼大,運行機制延續了幾十年,誰打破誰就可能成為中國體育的罪人,因此不願輕易改變。但是,時代的發展已經對體育改革形成“倒逼”,只有順應改革才能迎來新的更大發展。   職能轉變是核心   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中國競技體育登上世界體育之巔,從體育大國邁向體育強國成為新的宏偉目標,壯大全民健身、發展體育產業成為社會共識。   成都體育學院教授郝勤認為,北京奧運會是一個裡程碑和分水嶺,中國體育由此進入到全面深化改革的階段。   他說,“從經濟發展水平和國民收入來看,我們已經到了‘準小康’階段。群眾對金牌的訴求在降低,但是對全民健身、大眾體育,包括體育娛樂賽事表演業的需求極度高漲。關於發展體育產業的意見的出台,切合民意,反映了國家對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和調整產業結構的考慮。體育是綠色產業、朝陽產業,對於我國產業結構轉型具有重要意義。”   然而,據郝勤的觀察,儘管中央的精神和群眾的呼聲都明明白白地擺在那裡,來自體育行政管理部門的反應卻並不盡如人意。   前不久,郝勤參加了國家體育總局召開的體育戰略研討會。在他看來,體育行政管理部門的領導們已經感受到巨大的壓力,但轉變政府職能的行動卻尚未展開。   他認為,深層次原因在於現行體育行政管理部門,仍是金牌體制的產物。儘管近年來也加強了青少年體育和全民健身工作,但以國家體育總局為例,其實更多地在履行中國奧委會的職能。“叫一個以抓金牌為主的機構,同時又抓體育產業、全民健身、青少年體育,就會顧此失彼,找不到北。”   國家體育總局機關有13個司局級單位,此外還有43個直屬單位。比如足球運動管理中心與中國足協,實際上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   “體育行政管理體制改革,要從總局的職能轉變開始,”郝勤說,國家體育總局的運動項目管理中心,大多是抓金牌的。搞全民健身、發展體育產業,靠這些項目中心是不可能的。必須做到政事分開、政企分開,實現管辦分離。   有關專家認為,各級體育行政管理部門應該是政策制定者和推動者,也可以是經費管理部門,項目運動管理中心和協會都應脫離,只有這樣才能跳出金牌戰略等思維束縛,切實轉變職能。   在國務院常務會議、《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和中央巡視組的反饋中,“賽事審批”這個關鍵詞被一再提及。業內人士認為,如果不真正實現轉變政府職能、簡政放權,只是在精簡程序、改變工作作風上兜圈子,改革就不可能達到預期效果。   秦皇島喬氏臺球運動推廣有限公司和國家體育總局小球運動管理中心之間,有關賽事舉辦權的糾紛,一度在業內被炒得沸沸揚揚。跟來自學界的郝勤一樣,一直在市場中摸索的喬式公司負責人喬冰也認為,國家體育總局的職能應該是制定政策、引導方向,而不能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與市場爭利。   喬冰說:“必須承認市場機制存在一定的缺陷,比如說可能有短視性、滯後性等,當市場失靈的時候,政府的責任是補足和幫助。這才是‘放管結合’的真諦。”   破解“四位一體”困局   行政、事業、社團、企業“四位一體”的格局在體育領域長期存在,曾經在特定歷史時期發揮過重要作用,但當中國體育發展到新階段,這一格局不僅束縛了體育產業的發展,也成為腐敗案件頻發的溫床。   全國政協委員、前籃球明星姚明認為,當務之急是要加快體育行政管理部門的轉型,從原來的舉國體制向分類改革轉型。“當前要有更好的方法進行分類改革,該市場做的交給市場,該社會做的還給社會。”   在盧元鎮看來,體育行政管理體制改革有幾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一是加快各級體育行政機構改革;二是發展體育產業和職業體育;三是促進全民健身的開展。而這一切的前提是加快政府職能轉變,以解決多年以來體育資源分佈不均衡、工作重點不突出等老問題,鏟除滋生體育腐敗的溫床。   在加快政府職能轉變的進程中,專家們認為,簡政放權、大力發展體育社會組織是題中應有之義。   黃亞玲說,體育社會組織從類型上看大致分為社團、基金會、民辦非企業機構和草根體育組織。從層級上則分為全國性、省級、市級和縣級等4級。   根據她的調查,當前問題比較多的是國字頭和省級體育社團,它們和政府部門同構在一起,採取政府管理的行政模式,彼此之間相互交織,利用政府的牌子獲取了很多資源,而政府部門則利用社團進行交流、舉辦賽事等。   黃亞玲說,這樣的同構有歷史的合理性。但是,組織固化之後,資源和權利、審批全都集中起來,產生了許多弊端。   “四位一體的方式穩固了既有部門利益,但會導致全局難以為繼,近年來競技體育、體育產業出現的若干問題都源於此。必須通過改革打開大門,讓全社會參與,相互制衡,優勝劣汰。也許在探索過程中會有亂象,但是通過規範,最終將實現健康發展。”   黃亞玲對於體育社團實體化的改革前景表示樂觀。她說,從發達國家的體育社團發展實踐來看,蘊藏著巨大的潛力和創造性。我國提出到2025年體育產業總規模超過5萬億元的目標,就要通過分步驟改革,轉變政府職能,發展體育社團組織,激活體育市場主體,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加快形成有效競爭的市場格局,為中國成為世界體育強國奠定堅實基礎。  (原標題:上下同心倒逼體育行政管理體制改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